也是霸凌天母磺溪堤岸原本是非常陡峭的絕地,若有小動物進入溪床,大概很難自力從河堤爬出。2000年元旦假日下午,天空下著小雨,我撐著傘漫步到振興醫院前的磺溪河岸,突然看到溪床上有隻小狗,逆流而上幾度想攀爬到大使館區那邊的堤岸上,終因堤岸太陡太滑而放棄了,雨越下越大,溪流越來越急,小狗在溪水中吃力地逆流而上,只差不到10公尺,就可以到橋下的高灘地,那裡有梯子可以爬到馬路咖啡機上,如果牠會爬梯子的話。可是,在這裡,溪床有個小落差,小小瀑布讓水流更急,力竭的小狗只能順流而下,慢慢的靠到振興醫院這邊的堤岸邊,這裡有個穩定堤岸的鐵絲網包覆石塊的護岸構造,水流較緩,牠就靠著休息。這時,有個約莫不到20歲的年輕人,不知是狗主人還是救援人,匆匆跑來,還帶了條長繩,把繩子綁在堤岸上的扶手處,就這樣拉著繩子從陡峭的堤岸上走了下去,可是小狗看到有人來,冷凍冷藏冰箱竟然鑽到護岸下方的空隙中,死也不出來,雨越下越大,溪水越來越高,再不出來就會淹死了,我也看不下去就離開了。回家後,發email給當時較常聯絡,從事公關業的網友,看有沒對這種議題有興趣的記者朋友,可以撰個專文探討一下,她說可以試試,可是現在的小朋友,大概…,就作罷了。 約莫兩三年前的夏天,磺溪新堤岸修建好了,溪側的堤岸改建成坡度較緩,也不是平滑水泥面而是大石塊堆積而成鼎曜餐飲設備,若有小動物再進入溪床,不至於成為絕地,我站在堤岸上,看著溪床上竟然有幾隻黑狗在閒蕩,心裡蠻高興的,覺得台灣畢竟有點進步了。突然間,有一個小石頭扔在一隻正在喝水的狗身上,狗群一陣驚慌,飛奔而去。我轉頭一看,丟石頭的人正是站在我身旁的 一位50餘歲的先生,這時一把火燒了起來,先大聲臭罵,再威脅要送他到警局告他虐待動物,旁邊的路人不解地望著我們,而他從虐狗強者突然間被澎湖魚這樣斥責著,心裡恐一時難以調適,頗有突遭巨變的難堪吧!那廝囁嚅著問是你的狗嗎?我大聲說不是,可是動保法明文規定野狗也不可以虐待,再罵幾句爽了後,才讓他離去。不過如果他是惡棍型的,我敢這樣嗎?不敢吧!所以,他欺負狗,我欺負他,這也是霸凌,不好意思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澎湖魚
創作者介紹

進口傢具

rq66rqtl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